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周岐原

《成王之路》:從鴻海,特斯拉到UBER,合作夥伴裡都有這個人

已更新:2023年5月25日

今天想和各位分享一本書,這本書叫《成王之路:MBS掌控沙烏地石油霸權,撼動經濟的暗黑王儲》,英文書名是《Blood and Oil Mohammad bin Salman's Ruthless Quest for Global Power》。我覺得這本書真的非常精彩,很強烈推薦大家閱讀。

首先,它的作者很有說服力。 第一作者就是《鯨吞億萬》的作者 Bradley Hope,故事敘述一馬基金的主導者劉特佐如何崛起的故事。另一位作者是非常熟悉阿拉伯世界、同樣都是《華爾街日報》的記者Justin Shek。這兩個人透過大量整理和訪談,展現他們駕馭長篇非虛構寫作的能力,這本書是個很漂亮的例子。



台灣第一大石油進口國,就是沙烏地阿拉伯

向各位分享這本書,我有幾個理由。第一,台灣買最多石油的來源國就是沙烏地;從去年來看,沙烏地阿拉伯大概占台灣進口原油總數三分之一,還有幾個部分來自科威特、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阿曼,這些都是跟沙烏地關係非常緊密的中東盟邦,所以我們當然要了解沙烏地阿拉伯下一個世代的領袖。這是我讀這本書的重要心得。我認為他是跟台灣所有人都非常有關係的未來領袖。

而且我覺得這書名非常到位,用「成王之路」四個字簡單就勾勒出穆罕默德․本․沙勒曼王儲殿下(HRH Mohammad bin Salman bin Abdulaziz,以下簡稱MBS)從一位名不見經傳、外界不太注意的王子,幾年內快速崛起的歷程。這當中,他展現完全不同於以往沙烏地領袖的政治、經濟思維,甚至是建構相當宏大的金融投資視野。對各方面強烈的主導欲,造就一個全新、你不認識的阿拉伯世界領袖。


瑞士信貸倒下,鴻海拼電動車,跟沙烏地阿拉伯都有關係

第二個推薦這本書的原因,是今年除了矽谷銀行之外,瑞士信貸深陷風暴之後倒下,也是一則大新聞。而瑞士信貸情況急轉直下,跟沙烏地阿拉伯也有關聯:瑞士政府直接介入、要求UBS買下對手,關鍵在於沙烏地國家銀行董事長阿馬爾(Ammar Al Khudairy)受訪時對記者說,基於監管考量,該行很難把投資瑞士信貸比例增加到10%以上。要知道沙烏地國家銀行是瑞士信貸第一大股東,2022年底才以每股3.82瑞士法郎取得其9.9%股權,是瑞士信貸最大股東。不過市場解讀,如果沙國連多認購千分之一的持股都做不到,瑞士信貸恐怕前景堪憂,於是引發恐慌,百餘年歷史的瑞士信貸,就這樣倒下了。

推薦本書第三個理由,跟鴻海有關。先前鴻海和沙烏地阿拉伯公共投資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PIF)合作創建一個電動車品牌,叫做「CEER」,鴻海董事長劉揚偉名列董事會成員之一,PIF的主席正是MBS;預計到2034年時,這個品牌可以為沙國 GDP 貢獻 80 億美元,也是推動沙烏地阿拉伯實現「願景2030」計畫的重要一環。如果這個電動車計畫可以順利在中東、北非市場推廣,相信對鴻海的電動車大夢及其股價,應當也有相當大的挹注。

CEER董事會成員除了劉揚偉之外,其餘都是沙烏地的重要官員(圖片來源:CEER官網)
對了,順道一提,被富比士選為台灣十大富豪之一的國巨董事長陳泰銘先生,也在書中占有一席之地。在書中什麼情節提到陳泰銘?請容我賣個關子,不妨自己去看書,只能說篇幅雖然不長,但是情節頗有張力,不愧是在藝術圈被稱為「Mr. Cover」的陳泰銘先生呢!


對金融投資有極大熱情,想要改革國家

話題回到MBS。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MBS是現任國王沙勒曼的兒子。以往沙烏地繼承體制為兄終弟及,這是第一任國王伊本沙烏地開啟、由異母兄弟繼承王位的體制,伊本沙烏地國王他有22位太太,成年兒子36人,孫輩更是有數千人之多,接任的每位沙烏地國王,都是同父(伊本沙烏地)異母的兄弟。不過在MBS成為王儲之後,這個體制可能就會改變。他將是第一位接任國王的伊本沙烏地孫輩。這件事情很特別,象徵改變沙烏地體制的重要關鍵。

在沙烏地王室獨特的繼承制度之外,我還注意到MBS有幾個特點,包括本書末尾有一句話我非常喜歡:他形容MBS說,「他不是生性急躁的人,但他絕對是很果斷」。我覺得這個講述非常生動;他可能個性不急,但他做事很難被改變,決定一旦下了,就沒有辦法改動。可能因為他後來成為王儲,所以他做的決定即使產生嚴重後果,似乎也堅持到底。

MBS第二個特點,是他對於金融投資有非常大的熱情,這點完全不同於沙烏地其他王室成員,深具遠見。書中提到相當多例子,是描寫MBS想盡辦法招攬歐美資金投資沙烏地,而不只是被當凱子、被有心人士邀請使用沙烏地的錢去挹注自家事業;其中有一個非常好的例子:MBS他主導了簡稱Aramco的沙烏地國家石油公司股票IPO。這是一樁規模堪稱百年一見的超巨型IPO。

Aramco是目前全球僅有9家市值超過5千億美元的上市公司之一(圖片來源:Aramco官網)

Aramco只拿5%股票進行公開市場交易,光是這5%股權,當時估值就達到2千億美元。本來Aramco預備在紐約跟沙烏地交易所兩地同步上市,雖然後來選擇先在沙烏地上市,該公司仍立刻成為全世界總市值最高的公司。這也突顯,沙烏地本身資金絕對是不予匱乏的,但要如何有效率運用?這顯然是MBS很大的課題。

MBS除了主導Aramco這場世紀IPO之外,他對於招商引資還有強烈的使命感,希望妥善運用國家資金,讓他認識軟銀的孫正義。他也毫不猶豫投資孫正義主導的願景基金。然而,Wework畫大餅、且根本無法實現,導致兩檔願景基金合計慘賠5百億美元,這也令沙烏地間接成為WeWork大泡沫的苦主。


他相中UBER,也跟馬斯克談讓特斯拉下市

在川普擔任總統期間,沙烏地和美國的關係特別緊密,MBS也大大活躍在美國商界。如果你有印象的話,大概在2018年,馬斯克鬧出了一場風波,導致他被美國證監會控告。雖然後來馬斯克跟美國SEC和解,但是他付出的代價是3年不得擔任特斯拉董事長。特斯拉為此緊急邀請獨立董事丹荷姆(Robyn Denholm)擔任董事長,度過這個危機。

當時事件始末是馬斯克推文說,他已經找了一個夥伴,準備要讓特斯拉下市,作價每股420美元。你記得那個「夥伴」是誰嗎?答案是:沙烏地主權基金。所以當時特斯拉陷入危機,其實又跟MBS有關係。

在此之前,沙烏地主權投資基金(就是跟鴻海合資的PIF)也投資Uber 35億美元,是當時該公司取得的最大一筆融資。其實美國經歷十餘年低利率環境,所孕育出這批急速竄起的新創企業狂潮,沙烏地幾乎都準確的抓到其中幾個亮點,包括Uber、特斯拉、孫正義軟銀的願景基金以及WeWork,MBS跟沙烏地的財富可以說是無役不與。他想要投資國際重要新創公司的興趣非常高,我推測他的用意是培植新創事業,等壯大之後引進沙烏地,除了獲利,還有可以近距離影響整個中東世界的力量。這個魄力是以往國際新聞談論沙烏地王室時,幾乎從未觸及的面向。尤其是從他用主權基金在國內發展電動車,又向外投資特斯拉,他的觸角廣泛,而且動作甚大,看得出來他想要在幾年內就實現某種成就的渴望,也不難突顯MBS做事要求成果急迫的特點。

他打破兄弟相傳的繼承結構,他展現招商引資的強烈使命感,同時他又握有全盤軍事主導權。凡此種種,對於我們以往認識阿拉伯世界的領導人來說,都是非比尋常的。這也是書中介紹MBS很重要的鮮明特色。

台灣第一大石油進口國,跟第一大天然氣進口國吵架

在軍事跟外交上,MBS還做了兩件近幾年非常受矚目的事情。其中一件就是沙烏地阿拉伯於2017年,突然發動對卡達的斷交風暴。 整個伊斯蘭世界當時有十幾個國家,突然跟卡達鬧翻。本書中提到,此前沙烏地跟卡達發生了一系列爭端,包括卡達半島電視台如何報導沙烏地,進而讓兩國種下嫌隙。

為什麼我特別要提這件事情?因為卡達有世界上最豐饒的天然氣,它是台灣天然氣採購第一大來源國。台灣採購原油最多的國家,跟台灣採購最多天然氣的國家鬧翻。那你覺得該不該從這本書了解前因後果?


沙烏地、阿聯和卡達有不少人很愛去倫敦哈洛德百貨(Harrod’s)血拼,2017年時為避免雙方在斷交風暴時巧遇引發尷尬,沙烏地方面包下整棟百貨,讓同胞集中在早上進場,至於卡達消費者則是統一在下午購物。(圖片來源:Harrod's官網)

卡達跟沙烏地之間爆發斷交風暴後,最尷尬的是美國,因為它們兩國都是美國非常重要的盟邦,而且都有很重要的軍事意義;而且從美國成為獨霸以來,很少有美國的盟邦,對另一美國盟邦敢大膽做出類似舉動。

從地緣政治來解讀,卡達、伊朗、土耳其這三國關係相對比較友好;反觀土耳其跟沙烏地之間,雖屬於同一宗教,但從政體、經濟到種族都有所區別,兩國關係就比較緊張,造就這場潛在衝突。好在該事件已在美國斡旋下,於 2021年正式結束,卡達、埃及、阿聯酋、巴林跟沙烏地之間,已恢復外交關係。

MBS在軍事上的企圖心,從他對於葉門的戰爭也能看出來。 葉門戰爭由沙烏地阿拉伯主導,這個態勢讓很多人非常驚訝,怎麼美國沒參與,還發生類似戰爭?沙烏地阿拉伯明顯介入葉門戰事,這看得出MBS對於軍事也非常有想法。他希望在整個中東世界有一定程度的主導權。

至於近幾個月,還有一件被大篇幅報導的沙烏地政治新聞。那就是在中國斡旋之下,爭執已久的沙烏地跟伊朗竟重新言歸於好、恢復外交關係;當時三方共同發表聲明,中國外交事務負責人王毅的兩隻手,左邊牽著伊朗外交部長沙姆哈尼,右邊牽著沙烏地高層官員艾班,由中國大陸這個在中東世界沒有顯著份量的國家去折衝,竟然能促成三方達成復交協議。

我覺得中國在此次沙、伊復交大戲中,充分扮演「槓桿」的角色,讓沙烏地跟伊朗經歷十多年爭執後,還能重新恢復交流,相信此後,中國在中東、中亞事務的角色將大大崛起。其實這也象徵著,沙烏地阿拉伯想要更加擺脫美國盟邦立場、走自己的路。以往你很少看到韜光養晦的中國,竟開始扮演世界一線強國的角色,特別在中東世界,他的份量竟是如此吃重。

反觀美國,在2022年下半年通膨刷新40年新高的時候,沙烏地不但拒絕美國希望讓OPEC+增加生產石油的邀請,而且還反過來減產每日2百萬桶,等於拜登已經為了通膨焦頭爛額,沙烏地阿拉伯還落井下石,當時就讓美國民主黨政府怒不可遏。知名期刊《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評論該事件時直言,美國不應再將沙烏地當成盟友,而是要重新評估兩國的戰略關係。沙烏地阿拉伯在美、中兩大強權之間的取態,頗有此消彼長的味道,檯面下運籌帷幄的策略非常微妙。

我前一陣子做了一集Podcast,如果你有印象的話,我就是介紹拜登跟習近平先後到訪中東、沙烏地阿拉伯,它背後意義到底是什麼?《華爾街日報》報導,對中國來說,人民幣結算能不能夠在沙烏地阿拉伯落實,是人民幣國際化非常重要的一步,當然現在還沒有成真,但是我想中國非常想促成,這也是非常受美國關注的事情。在美國角色淡化後,整個中東世界會否在沙烏地阿拉伯領銜之下,與中國大陸、俄羅斯走得更近?至少跟伊朗恢復邦交這事上,中國已經取得非常漂亮的一手。

總而言之,我想跟大家說,MBS在我心中具有一個很重要的意義:我們放眼現在世界上所有政治領袖,各國領袖年紀普遍都不小了,只有MBS是1985年生。這樣一位王儲,他具備全球一線國家的話語權,他有世界上最重要能源的主導權,他能號令整個中東世界最強的軍事力量,而且他才37歲。 MBS在政治上將主導整個阿拉伯半島,乃至於中東伊斯蘭世界;在經濟上,他能左右全球能源市場,這兩種力量都將存在他身上長達數十年之久。除了所謂惡名昭彰的「卡舒吉謀殺事件」,或說除了沙烏地跟伊朗和解的單獨事件外,世界政經的影響力有很大部份將在他一人意念控制之下,這是需要高度關注的長期效應。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