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岐原

紅色刺客:舜宇光學揭密

更新日期:4月 9


葉遼寧從作業員爬到董事長,是舜宇光學靈魂人物

2018年5月29日上午10點半,香港太古廣場3樓出現了數十位頭髮花白、走路顫巍巍的長者,他們魚貫進入一間小的會議室,門外則塞滿了大批媒體,他們都是要參加中國鏡頭大廠舜宇光學的股東年會。

過去兩年,舜宇股價暴漲數倍,應可讓這些上年紀的散戶股東眉開眼笑,但近來卻也因為大客戶中興通訊一案被美國裁罰、讓舜宇股價在1個月內暴跌2成,這種大起大落的走勢,讓各方散戶都好奇,舜宇還能不能維持高成長?

門外,大批媒體記者塞滿了走道,同樣希望得知其經營觀點。本刊記者則獨家進入股東會場,直接面對面詢問舜宇光學董事長葉遼寧、行政總裁孫泱,了解他們對光學元件市場的第一手見解。

能不能吃到蘋果?

股東會聚焦 是否將與大立光競爭

前一天,另一家大廠瑞聲科技才在股東會上強調,將大舉進軍鏡頭市場的決心,因此有好幾位基金股東詢問葉遼寧,在智慧型手機市場飽和後,將如何因應日益激烈的競爭?公司又何時可以比肩大立光、打進蘋果市場?

「我們還沒有做到『A』公司(指蘋果的訂單),因此這一塊我們跟大立光沒有競爭,也不是我們規畫好了就會發生,」葉遼寧神祕地說:「但很多事情正在改變,以前大立光不只是業界第一,它根本是唯一!現在不同了,第二、第三都追趕得很快!」言下之意,似乎對追逐業界龍頭地位頗具信心。

「ROE只是結果,我們真的不把這些數字當成工作目標。」當記者問到舜宇的股東權益報酬率,能否維持在目前水準時,舜宇行政總裁孫泱很快回答了這個問題。孫泱強調,舜宇從不把自己定位成生產鏡頭或任何一個特定產品的廠商,反而認為自己是「解決視覺需求的公司」,所以從智慧型手機做到車用自動駕駛系統、安全監控系統,甚至醫療元件,只要客戶有視覺相關的零件需求,就是舜宇的機會所在。


董事長葉遼寧(右二)、總裁孫泱(左二)等舜宇光學高層,罕見在鏡頭前留下身影

孫泱進一步指出,現階段智慧型手機市場的確瀕臨飽和,「但雙鏡頭、三鏡頭,甚至3D感測的需求,都還在擴張,我們要做的是深化這些領域,未來的手機可能用不上鏡頭了,但視覺的需求肯定會更大,我們絕不會預設立場,而是要快速改變,因應市場變化!」

正是因為舜宇在手機鏡頭成長飛快,其車用鏡頭出貨量更在業界居冠,過去兩年多,香港掛牌的舜宇,股價被業績帶動、暴漲超過三倍,令公司取代國泰航空、躋身恆生指數成分股。「舜宇會不會飛得太靠近太陽了?」美國《霸榮周刊(Barron's)》評價舜宇時,便如此打趣的形容。

三月初,中國證監會傳出將招徠具一定分量的海外掛牌公司,回到A股發行CDR(存託憑證),首批入選者包括騰訊、阿里巴巴、京東、百度、網易、攜程、微博和舜宇;顯而易見,前面七家企業都是雄踞電商、互聯網產業的中國巨頭,唯有舜宇是硬體製造廠。

這些跡象都顯示,舜宇是中國電子供應鏈裡頭,率先取得世界級地位的領導者。但在今年股東會現場,葉遼寧公開否認有回上海掛牌的計畫。

「很不中國」的舜宇光學 沒有政府背後撐腰 不靠國內市場撐盤

為什麼我們會特地從台北飛到香港,只為參加一場歷時一小時的股東會?因為,舜宇光學不僅被視為是台灣股王—大立光的勁敵,受到台灣高度關注。放眼整個所謂中國紅色供應鏈企業中,從其發展歷史、股權結構、經營策略,舜宇皆具有旗幟鮮明的獨自特色,而且這些特色還「很不中國」;不禁讓人驚覺,一股新的紅色供應鏈新勢力是否刻正醞釀,它會不會變成對台灣電子產業造成新威脅的紅色刺客!

談到中國紅色供應鏈,大部分人立刻聯想到的是京東方、中興、華為、紫光…這些大企業的名字。的確,這些公司從崛起到茁壯的速度之快,讓人瞠目結舌,也給台灣競爭對手帶來不小壓力。不過,憚於這些「正宗」紅色供應鏈日漸龐大競爭壓力同時,業界內心深處也難免有不平之鳴:「要不是有政府在背後撐腰、靠補貼、靠國內市場撐盤,紅色供應鏈能會有多厲害?!」

舜宇光學大事紀


近來,中興通訊被美國政府限制採購關鍵零組件,大家才驚覺,如果不是靠著優渥出口退稅,中興哪有在國際通訊設備標案市場無往不利的能耐。日前,中國面板龍頭廠京東方被福州市人民政府一口氣豁免294億元新台幣債務,如果台灣面板雙雄友達與群創的負債能比照辦理,早就打遍天下無敵手,笑傲全球面板產業。

相對之下,舜宇光學與上述「正宗」的、政府刻意扶植的紅色供應鏈,彷彿處在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今周刊》記者來到浙江餘姚拜訪舜宇總部,這家目前市值已高達六千八百億元新台幣,高過股王大立光一個個頭的全球光學新霸主,其指揮總部坐落於一個小型工業區內,老舊低矮的廠房錯落其間,開車接送我們的舜宇員工說:「這個工業區主要以小家電、塑料零件的工廠居多,舜宇的產品在這裡算是相當高端、特殊的。」然而,從舜宇位於餘姚樸實的廠房,也很難連結到它所生產的是高精密度的光學產品。

舜宇光學在浙江餘姚的總部,四周盡是傳統工業區

特色一:落實精英共治 公司沒有大股東

舜宇發展的起點,也令許多台灣中小企業心有戚戚焉。1984年,原是一家電器開關廠檢驗員的王文鑒,帶著8名高中生以及6萬人民幣貸款,開辦了「餘姚市第二光學儀器廠」鄉辦型企業,承接一些顯微鏡儀器的代工訂單,成為舜宇的前身。這種創業過程,與鴻海從一介電視機旋鈕發跡,大立光從照相機鏡頭起家,有若干情節符合。

這種赤手空拳打天下,不靠政府補貼,而且以國際市場為主的發展路線,不僅沒有成功捷徑,過程還充滿凶險。舜宇今日締造出6800億元市值,超越同是恆指成份股的聲學元件大廠瑞聲科技,也凌駕大立光之上,它的經營手法與策略,對企業經營者而言更具啟發性與參考性。但同時也意味著,這個紅色刺客,未來對台灣電子產業的威脅,更不容漠視。

當我們深入研究,拆解舜宇的股權結構,首先發現,這竟是一家『沒有大股東』的公司!一開始就落實精英共治,是舜宇30多年發展史的最重要特點。

攤開公司年報,舜宇最大股東竟然不是創辦人王文鑒,也不是現任董事長葉遼寧等4位高層,在備註的幾行小字裡,才能看出答案:由舜宇員工信託持有的「舜基」公司透過百分百持股的「舜旭」公司,持有舜宇35.47%股權,為單一最大股東,以市值計算,單單這個信託,價值就超過2100億新台幣!

相較於員工信託,舜宇高層的個人持股反而十分有限,例如王文鑒,名下的舜光公司雖持有舜宇3.07%股權,但也已交付信託,葉遼寧個人持股僅萬分之一,現任總裁孫泱的個人持股,更是連萬分之一都不到。

對照之下,與舜宇創立時間相近的大立光,則是不折不扣的家族企業:創辦人林耀英,及現任董事長林恩舟、執行長林恩平父子三人,合計持有約12%大立光股權,另一位創辦人陳世卿、蔣翠英家族,除了第二代已進入大立光任職,兩人名下的大立光合計也占約1成,加上董事謝銘原(創業時公司副總謝文琛之子),董事梁博仁兄弟,大立光董、監事合計擁有約25%公司股權,而且董、監事清一色是自然人,各個幾乎都是百億富豪。
舜宇目標是2024年挑戰年營收1千億人民幣

「上市公司最大股東是信託,經營團隊只有極少股權,這種結構在兩岸三地都很少見!」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高資產家族企業主持會計師郭宗銘,如此評論舜宇的股權結構。

郭宗銘指出,此舉有效解決股權過度分散的問題,「誰說的算數?早在信託訂定時就確立了。」換句話說,即便舜宇經營團隊內訌,由於個人持股都很少,最終決策權仍舊按照信託的規範執行,公司也不會上演經營權之爭,預先解決可能的衝突,對舜宇的長遠經營相當重要。

相較之下,大立光由四大家族股東共治的局面,確實打造了難以匹敵的數十年高速成長,但郭宗銘也提醒,對家族企業而言,下一個世代如何有效傳承企業價值、培養符合資格的接班人,都是必須盡早著手安排的重要課題。畢竟曾有調查指出,兩岸三地的上市家族企業接班後,「平均會失去60%的市值,」顯見接班安排相當不容易,「萬一有爭端,往往就是比拳頭大小,比戰功,比持股多少」,因此他建議,像大立光這樣的上市櫃家族企業,大股東們應該好好坐下來商議,避免因為接班問題引發紛爭、平白喪失前人辛苦奠定的公司價值。

特色二:杜絕企業家族化

創辦人為此籌畫三十年

至於上市只有10年時間的舜宇,市值已擠進兩岸三地前列,為何沒有走向家族企業,反而選擇了信託?答案,和舜宇的經營沿革有關。

1984年,王文鑒在浙江餘姚成立「第二光學儀器廠」,1993年,工廠改制為眾利達光電,這就是舜宇的前身;由於眾利達股權屬於鄉鎮集體所有,經過多次股權改制,截至上市前,公司仍有4百多位鄉民、員工等身分不同的個人股東,對上市公司來說,這樣的股權架構太過分散,為遵循香港法令,才在王文鑒主導下,成立雙層股權信託、控制上市公司。

一手創立舜宇的王文鑒,明明可以藉由經營公司成為一方富豪,他卻選擇了截然不同的發展道路,原因在於王文鑒獨特的價值觀。「財散人聚」,是王文鑒的座右銘(詳見P78),他認為,企業唯有透過激勵機制,盡可能讓員工共享利潤,才能真正讓員工與公司的利益相結合,發揮最大的經營成果。

為此,王文鑒自己在舜宇改制為企業時,就放棄理應到手的大筆股權,只持有約7%,不僅如此,自2010年開始,舜宇還多次實施大規模的員工分紅配股,只要績效通過檢定,就有資格拿到公司配發的限制性股票。光是2010年,舜宇便一口氣拿出1億股配給員工,最終有3百多人受惠。

數字顯示,大立光與舜宇光學經營手法十分不同

特別的是,舜宇的獎勵計畫,對象不限於內部員工,只要是與舜宇有往來的外部顧問、代理商,都有資格獲得舜宇配發的限制性股票,手筆之大,堪稱改寫以往對「分紅配股」的定義。如此大方的態度,更凸顯王文鑒實踐「財散人聚」的態度,的確不只是當成貼在牆上的口號而已。

王文鑒為了避免「用人唯親」,除了在人才聘僱有嚴謹的規定化,他以身作則,也沒為兄弟姊妹安插公司職位,即使舜宇已成為營收數十億級企業,貴為董事長的王文鑒的兄弟們仍在家鄉開拖拉機。據中國媒體報導,王的獨子王錟炯曾在舜宇集團子公司擔任中低階業務人員,但也已離職。他自己則曾說:「我為了防範舜宇家族化經營籌畫了三十年之久。」


特色三:看公司章程辦事

藉此降低人治的影響

王文鑒勤於把經營心得寫成文章,投稿各大報刊與雜誌之餘,對舜宇「典章制度」的建立,更是不遺餘力。舉凡員工聘用、培訓、工作守則,到公司每年度、或遇突發事件的應對策略,皆透過白紙黑字寫成,形成一道道指令,下達集團各個組織。

比如說,舜宇就白紙黑字訂定章程,每年必須提撥員工薪資總額的2.5%作為員工培訓費用。每年修訂薪資規章,要求舜宇員工實際收入要達到浙江餘姚地區較高的水準,導致每年加薪成為常態。為了選拔優秀人才,還特別訂定「舜宇集團人才評價辦法」,規定要透過至少6百人次問卷、個別訪談、業績考評等繁複程序選出優秀人才,而被選出來的人才,該發多少獎金,獎金從哪裡提撥,也都巨細靡遺地清楚規定。

就連公司組織運作都有詳細規定,例如,舜宇組織運作章程就規定董事會、監事會、總經理團隊必須分別獨立運作,分公司管理、監督、執行三權,因此,三者組織成員不可重疊。

「因為規定寫的很清楚,一旦決定要做,就徹底執行下去了!」「比如說,我們數年前決定要定期辦未婚員工聯誼,即使這種小事,一旦形成決策,寫成白紙黑字,就一直辦下去了!」舜宇的內部員工指出。

特色四:對研發保持開放彈性

寧願浪費資源也要創新

儘管對管理有多如牛毛的章程規定,但這些規定並沒有限制住舜宇的創新能量,關鍵在於,舜宇各自擁有高自主性的事業群運作機制。

舜宇目前有三大事業群:光學事業群、光電事業群與光學儀器事業群,各自平行運作。瑞銀證券高科技分析師謝宗文觀察:「同樣一個新技術,比如說3D好了,你會發現舜宇每個事業群均有3D研發團隊,乍看好像研發資源重疊浪費,但是,有別於大多數的零組件廠,舜宇總是站在系統廠角度思考,企圖為新技術找出不同的應用領域,而不把自己當成零組件公司。」「這也是舜宇光學產品線遠較對手眾多而且廣泛的關鍵所在。」謝宗文的觀察也呼應了舜宇行政總裁孫泱在股東會所言:「我們不把自己定位在某種產品或零件公司,我們是視覺解決方案的公司!」

在企業文化上,舜宇也相對光學對手更顯得國際化與更具包容性。「因為它曾經購併韓國力量光學廠、日本光學廠Konita Minolta的上海廠,在國際化管理上更能得心應手。」謝宗文指出。

舜宇進取、大立光謀定後動的思惟差異,也表現在兩者籌資、用錢的態度上。去年底,舜宇帳上只有約59億新台幣的現金,占總資產約11%,相較之下,大立光帳上有多達679億新台幣的現金,占總資產高達59%;舜宇的營運規模快速擴張,顯示公司確有資金需求,今年元月,舜宇果然便發行公司債、成功募集6億美元(約新台幣180億)資金,顯示舜宇更傾向運用高本益比、高知名度的優勢,讓整體資金維持較高的彈性。

舜宇的經營,如今已經成為中國各大商學院爭相研究的案例,甚至還成為中國政府希望企業能予以效法的典範。在「舜宇學」在中國開始流行之際,這家後來居上的紅色刺客,也是讓台灣家族企業值得省思的對象。

舜宇光學小檔案

創立:1984年

董事長:葉遼寧 資本額:42億元新台幣

主要產品:光學鏡頭與模組

2017 年營收:1049億元新台幣

2017 年淨利:137億元新台幣

本文獲頒2018香港道富集團亞太區金融機構新聞獎企業管治組「年度新聞工作者」獎,及2019香港恒生大學商業新聞獎「年度最佳經濟及金融政策報導」銀獎。系列報導1

0 次瀏覽
  • LinkedIn - Black Circle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2019 周岐原. Designed by Wix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