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岐原

越過山丘:二十大之後,我認為中國經濟還有這3個難關



二十大後,中共二十屆一中全會隨即召開,選出中共中央政治局本屆7人常委,他們是中國大陸未來五年最重要的領導班子。盡管習近平已經定於一尊、沒有任何勢力能夠挑戰,我認為,從今年以來中國大陸經歷的事件看來,總體經濟低迷、調整的態勢沒有改變,還要越過這三座大山。美國將更加全面、強力壓制中國大陸發展半導體為首的前瞻科技,是我認為中國經濟接下來幾年第一個重要瓶頸。

考驗1:美國繼續強力壓制自主研發半導體技術

10月7日,美國商務部宣布新的強力禁令,迫使所有半導體美商以及具有美籍身份的個人,不得對中國廠商提供服務、諮詢,否則可能有違反美方制裁令、遭到調查甚至法辦的風險,大批工程師撤離客戶廠區。此前,美國要求荷蘭艾司摩爾不再銷售舊款光刻機給中國大陸,但似乎不得要領,接著美方發布的禁令不僅強度號稱超過川普以往所有貿易戰舉措,據說工程師「就連接聽客戶電話也不行」。

此舉再次證明,美國政府力圖遏制中國大陸技術發展的動作是不分黨派,中國發展半導體,乃至於AI、高速運算等多種先進科技,未來都一定會受到美國千方百計阻撓與打擊。突破技術困難重重,是中國接下來第一座大山。

美國以往的限制方案都是衝著公司名稱而來,各家企業的資料可被明確識別;但若被制裁者刻意另起爐灶,要規避也非難事。畢竟中國大陸體制裡「一個機構兩塊招牌」的現象堪稱常見,美方見過往禁令恐怕難以收效,拜登政府又祭出新一輪禁令,也是可以想像的舉措。

考驗2:金融去槓桿,房地產業倒成一片

中國大陸最嚴重的第二個經濟問題,我認為在金融面,主要和公司治理以及房地產跌價有關。前者以今年爆發的河南村鎮銀行案為代表,後者以遍布中國大陸全國的爛尾樓問題為代表。在轟動一時的河南村鎮銀行案中,我們看到規模不起眼的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柘城黃淮村鎮銀行、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等四家地方性金融機構,竟然輕輕鬆鬆便吸收400億人民幣以上存款,根據中國當地媒體統計,影響規模達到數十萬人。

引發河南地方性金融風暴的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圖片來源:新浪微博)

今年4月起,多個城市民眾紛紛發現,自己無法從開立在上述機構的網路銀行帳戶中提款,所以在入夏之際,河南人民公開大規模抗議、案情全面爆發:5月23日至7月10日間,一再有民眾集結在鄭州街頭吶喊,要求政府給個說法。但他們遭到公安與「保安人員」痛毆、並且押解離場。

打壓民眾的方法很多,疫情期間,河南地方政府首創「賦紅碼」維穩手段,又一次開了外人眼界。 原來健康碼QR Code宛如個人健康身份證,其意義等同交通號誌:當健康碼是綠色代表其人健康狀況正常,允許自由通行,但若顯示為黃色、紅色就可能是有染疫風險的密切接觸者或病患,必須強制隔離、不能任意出門,待檢驗過後轉為綠色才能自由通行。根據天下雜誌報導,在河南省民眾上街抗議期間,至少有上千位村鎮銀行受災戶在各種場所掃描健康碼時呈現紅色,結果被遣送回家,等同軟禁。

河南省為維穩,賠上國際形象,你一定很想知道幕後黑手怎麼了?本案中,實際控制各家銀行的河南新財富集團老闆呂奕,因為身有賽普路斯國籍而且提前收到消息,據說已經潛逃出境到了美國。Safe.

到了九月,最新消息是河南省政府準備針對相關受影響存款戶,進行第二階段保證兌付,銀行戶頭內有50萬以上存款者,按照50萬人民幣來處理。這是否意味著省政府只保證支付50萬元就「封頂」了?萬一民眾存款戶帳上有100萬呢?難道他們也只能拿到50萬嗎?對此我還沒有查詢到進一步的資訊,但是照現有情況看,恐怕不是很樂觀。

河南村鎮銀行案反映出中國地方基層金融機構治理腐敗,監督無力的現實,相信此現象也不只存在河南、不只發生在四家小小的村鎮銀行身上,只是那些地雷有無爆炸而已。

另一個反應中國金融秩序混亂的是房地產問題。房地產離不開金融,因此今年中國各地房地產市況仍然低迷,也是金融市場問題的另一種表現形式。

繼一代富豪許家印的恒大集團爆雷後,中國近期又有多家房企搖搖欲墜,包括發債獲政府擔保的中國旭輝集團近日正式債務違約,就讓市場高度關注;此外,還有傳言指廣東知名房企-碧桂園也有違約風險,整個市場風聲鶴唳。如果連全國性建商都有風險,說明中國房地產業者資金鏈高度吃緊,相信在接下來一段時間,中國房地產業界都會繼續如此痛苦的去槓桿調整。

地產商集體去槓桿化,直接影響是爛尾樓暴增。今年來,中國各地湧現群眾拒繳房貸、抗議爛尾樓的行動。2022年全國爛尾樓研究報告作者、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指出,截至今年中,全中國至少有271個爛尾樓建案的受災戶發起拒繳房貸,要求政府、建商及銀行聯合負責的「停貸告知書」,這些建案以鄭州、武漢、西安等二線省會的城市為主,其中單是河南省就有54個。

忍受萬般不便硬是入住爛尾樓,並且繼續繳房貸的中國民眾,並不在少數。(圖片來源:新浪微博)

考量到最早號召拒繳房貸的山西「太原泰禾金尊府」,其受災戶就多達5千多戶,若以每個建案有上千家庭受害來推算,全中國受影響民眾應超過百萬人,今年上半年爛尾樓相關房貸金額高達9千億人民幣之多,有些基層民眾月收入2,800元,光是房貸就得繳2,500元,然後每天拿手電筒自己爬樓梯上下13樓,全家住在宛如末日場景的爛尾樓中,慘況實在堪憐。一家已如此,若上百萬人受害,難以想像爛尾樓問題的嚴重性。

考驗3:共同富裕口號下,民企保守、競爭力萎縮

第三個問題則是企業更加退縮、保守,這個問題最隱晦、最難以量化,但同時是最難解決的挑戰。就在中共提出「共同富裕」口號之後,各界雖是一呼百應、有許多民企聲援,如騰訊、阿里巴巴立刻表態,雙雙捐款千億支持,拼多多也號稱將投資百億,但從嚴加監管補教業經營,到重點整治美團、阿里巴巴等網路巨頭,還為20年來野蠻生長的房地產業劃下「三道紅線」,近年來許多領域的民營企業紛紛受到毀滅性重擊,都是奄奄一息。

要知道中國經濟最有活力、最敢於創新的一直是以網路公司為首的民營企業,這樣的氣氛恐怕十分不利於企業勇於冒險;在中美政經局勢更加走向脫勾之際,若中國民企漸漸喪失企業家精神,恐怕只會更讓企業選擇保守經營,這對中國經濟的創新能力而言,長遠絕對是大大的警訊。

8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