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岐原

蘋果很忙!發表完iPhone SE,又跟宿敵GOOGLE合作,他們聯手能控制疫情嗎?

更新日期:4月 29

歡迎你用APPLE PODCAST, SOUNDCLOUDSPOTIFY收聽這一集PODCAST!如果想聽我介紹什麼議題,記得在APPLE PODCAST留言並且打五顆星評分!告訴我你的意見!

iPhone SE價格極具競爭力,但在疫情衝擊的市況底下,銷路恐怕存疑。(圖/取自APPLE官網)

2020年春天,全球市值第二大的蘋果,經營面臨極大考驗:先是受疫情影響,全球蘋果專賣店一度集體關門;供應iPhone的鴻海鄭州廠,以高額獎金、規定移動路線等方法把關員工健康,力拼即將到來的新機拉貨潮;然後,公司近期又宣布,推出史上最低價、新台幣1.45萬元起的新機種-iPhone SE。

與現有iPhone 11 Pro MAX相比,iPhone SE尺寸明顯較小,甚至有不少人直呼:「這根本就是一台改裝了A13晶片的iPhone 8!」此話倒也沒說錯,因為從HOME鍵和TOUCH ID感應、4.7吋大小,加上1200萬畫素鏡頭、IP67防水等級等設定看來,iPhone SE規格確實神似iPhone 8,作為蘋果最後一隻4G版本iPhone,如此具有競爭力的售價,一方面可以單挑其他Android高階機種,二來收攏準備換機潮、卻又不想花大錢買5G版本iPhone的果粉,為旗艦機種鋪路的用意顯然。

iphone SE 2規格最接近iPhone 8,兩者皆為4.7吋,且前後鏡頭、防水等級皆相同,唯一差別是iPhone SE 2採用A13等級晶片(圖片來源:APPLE官網)

當務之急是解決疫情 兩大對手宣佈合作

然而,當美國已經有2千萬以上人口加入失業大軍,3,490億美元紓困津貼才1個月就瀕臨用盡,蘋果一心想打入的印度市場也還在封國狀態,就算iPhone SE價格再「殺」,恐怕也難像往年一般席捲市場(簡單算術可知:美國有稅務和帳戶資料的8千萬民眾,剛領到1,200美元失業津貼,他們難道會捨得花500美元換手機?)。因此,解決疫情威脅,才是蘋果衝刺業績的根本之道。為這個目的,蘋果找上了GOOGLE。

蘋果和GOOGLE都是世界級的科技、網路巨頭,但別忘了,他們可說是勢不兩立的對手!打個比方,如果放在政壇,這兩家公司約莫可比喻成「柯文哲和王世堅」,如果這組合說:「我們不要再吵架,一起來拼市政吧!」,感覺是不是有點怪?

蘋果和GOOGLE到底是敵人或朋友,看看這幾個例子就知道。第一,雙方在歐美最多同時有數十件專利訴訟,其中包括GOOGLE買下摩托羅拉後繼承的訴訟。第二,賈伯斯臨終時告訴自傳作者Walter Isaacson說:「就算用完蘋果銀行帳上的400億美元,我也要討回公道。」賈伯斯怒指對象正是Google,他說Android是「剽竊來的東西,我要用核彈毀掉它!」

原來,當年賈伯斯認為GOOGLE派前執行長施密特出任蘋果董事,又在iPhone推出後不久發表第一支Android手機,根本就是剽竊蘋果的重要創意。當時,美國官方認為兩大品牌聘任同一位董事已經造成壟斷嫌疑,施密特迫於壓力,於2009年辭去蘋果董事,他也在賈伯斯死後澄清,Android比蘋果更早投入手機平台研發。(事過境遷,生技業出身的蘋果董事長列文森(Arthur Levinson)於2013年被Google創辦人佩吉說動,親自擔任集團旗下子公司Calico的執行長,負責研發對抗人類老化與死亡問題。這件任命案又突顯,商場沒有永遠的敵人。)

侵犯隱私?資料不準?手機如何幫助疫情控制

正因過去雙方曾如此恩怨糾結,當蘋果和谷歌宣佈合作開發對抗疫情的應用程式,整件事情的影響力就變得極為巨大。讓我們分開來一一解讀:第一,iOS與Android兩大平台市占率合計99.3%,這代表當雙方達成共識,新的應用將安裝在全世界智慧型手機上,幾乎無人能夠置身事外。消息曝光後,美國總統川普也說:「白宮會睜大眼睛」注意此事。

第二,根據現有資料,蘋果和谷歌將合作打造iOS與Android互通的API(應用程式介面),讓公共衛生機構基於這個互通的介面設計APP、給民眾使用,預估最快在五月就會上線。然而,這個機制對歐美用戶來說,最大疑慮是恐將因此失去隱私。

蘋果與Google歷史性的合作,雖然振奮人心,但仍有用戶配合的難題待克服。(圖片來源:Apple官網)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蘋果和谷歌打造的接觸史追蹤平台,將以藍芽技術作為區別是否曾接觸過確診者的告知依據,自願加入計畫的參與者將取得一組獨特代碼(就像手機門號一樣),雙方接近一段時間,藍芽就會交換彼此的匿名代碼;比如大衛和凱倫曾在一起喝咖啡15分鐘,一旦大衛開始出現感染症狀、或驗出陽性反應,他的手機會透過匿名代碼發送過去14天內的接觸資料至雲端,並加以公佈。凱倫的手機則會持續下載區域內確診的參與者資料,如果大衛確診,凱倫的手機也會收到提醒。

如果沒有這個機制,透過手機定位追蹤居家隔離、檢疫的經驗,可能非常不精準。台灣近來就頻頻發生類似案例:有警察依據信號上門,一天四、五次查訪,但居家隔離者根本沒有出門,被弄到煩躁不堪,可見手機定位訊號「飄移」的情況十分嚴重。如果這個機制不解決,就沒有辦法消除誤差疑慮。當然,蘋果和谷歌的構想要成功,也得參與者自願輸入確診陽性的資料才行。

或許,以蘋果和GOOGLE的技術實力、品牌光環,在人類世界已經找不到對手;但這次,要對付的敵人是無色無味、漂浮在空氣中的病毒,憑這兩家巨頭的研發實力,5月即將問世的新手機介面,能幫人類社會戰勝新冠肺炎嗎?(風傳媒)


0 次瀏覽
  • LinkedIn - Black Circle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2019 周岐原. Designed by Wix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