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岐原

救了市場,卻害窮人更苦:聯準會超猛政策讓美股創新高,也讓貧富差距拉大

你應該知道的是:恰逢美國總統川普確診新冠肺炎,美國政府一時間相信難以定下新一輪財政刺激方案的施行方向,此時正好回顧,聯準會今年來如何以貨幣政策救市?又將留下怎樣的後果?

2020年,我們看遍了「黑天鵝」的威力。在全球金融市場欣欣向榮,中美貿易戰簽訂第一階段協定之際,新冠肺炎疫情殺到,全球股市一度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美國股市在單月之內4度出現單日熔斷,寫下歷史紀錄,全球如今已經有1百萬人因疫情病故。

更嚴重的是,現任美國總統川普,竟在大選剩下不到100天之際,與夫人一同確診新冠肺炎,歐美股市聞訊立刻重挫回應。其實,全球金融市場能夠在疫情肆虐之際沒有崩潰,反而短期內再創新高,美國聯準會先前速戰速決、積極回應市場,相信是救援成功的主因,這股反應,則來自於2008年應對金融海嘯的歷史經驗。

回顧當時,聯準會在柏南克領導下,在1年多時間內10次降息、合計降息5%,將利率壓低至0至0.25%後,穩住了雷曼兄弟倒閉引發的連鎖效應。這一次,聯準會出招更加眼明手快,1個月內降息2次,再次將利率壓低至當年水位,幅度之大幾乎令所有人瞠目結舌,市場因而信心大增。


FED資產負債表變化(圖片來源:中銀研究)

此外,聯準會也重推資產購買計畫,資產負債表再度「爆表」:中銀研究指出,2008年聯準會降息至0之際,也首次推出量化寬鬆(以下簡稱QE)政策,令其資產負債表由當年9千億(美元,下同),增至2010年的2.2兆;接下來的3輪QE,則推升資產負債表於2014年增至4.5兆之多,幾乎是原先的5倍。

隨後,聯準會的「縮表」執行不久,疫情便來報到,3月時,聯準會改口宣告,它將無上限買進美國國債與房貸抵押證券(MBS),使得資產負債表更是飆升至7兆美元以上,這種前所未見的救市力道,直接挽救了市場信心免於崩潰。


副作用:貧富差距勢必擴大

但不可諱言,力道驚人的政策必然伴隨著負面效果,以貨幣寬鬆為例,美國民眾的收入分配、貧富差距,恐將隨之擴大。

中銀研究也指出,金融危機使低收入人群更加貧困,因央行強力寬鬆貨幣,金融機構提高了供給貸款的能力,高收入民眾的借貸意願也將進一步提高;借貸成本降低,便宜錢不斷地流向高收入民眾,相當一部分資金湧入房市和股市,資產價格明顯上揚,實體經濟反而沒有隨著「大放水」而明顯受益。

顯而易見,金融海嘯以後,盡管美股連年牛氣沖天,房市也全面回春,2011年時上演的「占領華爾街」示威,卻也已經突顯收入落差不斷拉大的隱憂;當美國高收入民眾的口袋越來越沉,中低收入戶卻沒有這麼豐厚的收益可期。

數據顯示,自2009年以來,統計美國所有住戶的貧富差距數據-基尼係數,有節節攀升之勢:在2009至2010年時,美國基尼係數只有0.47,但在2017年,基尼係數上揚到了0.49 ,在這次疫情危機中,聯準會再次下猛藥,股市的「報復性上漲」,對照上百萬不幸失業的民眾,恐怕會在種族歧視爭議之外,進一步激化美國社會的撕裂現象。這也是觀察美國總統大選之際,不可忽視的政策副作用。

首圖來源:该图片由Ahmad ArdityPixabay上发布

  • LinkedIn - Black Circle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2019 周岐原. Designed by Wix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