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岐原

東京奧運花很多,但能賺更多?錯!教授拆解:觀光收入太高估,各國都一樣!

更新日期:6月 12


奧運和世界盃到底對觀光旅遊有無幫助,並沒有確切的證據。奧運和世界盃有一些固定成員,包括運動員、教練、裁判、記者、贊助商、國際足總和國際奧會官員等,人數在一萬到二萬五千人之間。光是這些人似乎就足以對旅遊業加分。

但其實未必。有些主辦城市只有微幅的觀光成長,有些不增反減。例如,有一份針對一九九六亞特蘭大奧運的數量經濟學研究,在檢視每個月的數字之後發現, 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不管是零售業、旅館住房率和搭機人數都沒有統計上顯著的變化。唯一有變化的是旅館業的營收,但大部分的營收都流到連鎖旅館在其他城市的企業總部去了。

另外一個例子是,二○○八年到中國觀光的人數是二千四百三十萬,比二○○ 七年的二千六百一十萬人還少了百分之六點八。到北京的觀光客人數,二○○八年八月要比二○○七年八月少了百分之三十,住房人數少了百分之三十九。北京原本以為在奧運期間每晚會有四十萬遊客,但實際上只有二十三萬五千人。

中國不是唯一對外國觀光客過分樂觀的主辦國。雪梨原本預估每天會有十三萬二千人,實際上只有九萬七千人。雅典預估會有十萬五千人,實際上只有一萬四千人。根據歐洲旅遊業協會的說法,這是個普遍現象:「沒有任何城市正確估計到觀光客人數」。

在倫敦奧運,英國國家統計局的資料顯示,在二○一二年七月和八月這段期間,英國觀光客人數要比去年同期少了百分之六點一,從六百五十七萬下降為六百一十七萬。在鹽湖城冬奧,二○○一至二○○二年間到猶他州滑雪的人數是二百九十八萬人,比前一年的三百二十八萬人減少了百分之九點九,也比後一年的三百一十四萬少了百分之五點三。二○○二年韓國世界盃時,觀光客比預估的少了百分之三十七,比去年同期少了百分之十二點四。

雪梨的觀光客人數有微幅成長,一九九九年是二百五十萬,二○○○年辦奧運時是二百七十萬。問題是,這還是比預估的少百分之二十七,而接下來三年又逐漸下降,二○○三年時下降到二百三十萬。而與此同時,鄰國紐西蘭的觀光客人數卻大幅增加。此外,由於雪梨的旅館業者為了奧運而大幅擴增房間數,使得奧運期間的住房率只有百分之五十七。

溫哥華在二○一○年主辦冬季奧運時,英屬哥倫比亞地區的觀光產業有微幅增長。旅館住房率從二○○九年的百分之五十八點八上升為二○一○年的百分之六十點一。入境旅客人數從二○○九年的五百六十一萬上升到二○一○年的六百一十九萬,但還是低於二○○五年到二○○七年的平均六百八十八萬。 而觀光相關產業的雇用員工數,二○○五年到二○○九年平均增加百分之三點二,在二○一○年卻下降了百分之一點一。勞動率不升反降的現象很值得注意,因為當時北美洲的經濟正從二○○七年和二○○八年的金融危機開始復甦。

二○一四年巴西世界盃表面上有增加外國觀光客。巴西觀光部原來預估有六十萬觀光客來到巴西,在七月中又宣佈在五月二十三日到七月十三日之間,總共有一百萬外國觀光客(世界盃於六月十日開打)。但這個數字和巴西航空業協會發表的數字兜不起來,因為航空旅客實際上減少了百分之十一到十五。

巴西觀光部原來估計會有十億里拉的盈餘(一里拉為零點四五美元),後來又宣稱盈餘有四十四億里拉。這些數字都是顧問公司做出來的。試想,外國觀客只增長了百分之六十七,但觀光盈餘卻增長了四點四倍,那平均每位觀光客的消費就是原來的二點六五倍,這種算法一定有問題。

要知道,當時大部分到巴西的外國人來自阿根廷、烏拉圭、哥倫比亞和智利等鄰國,這些國家都有打進十六強。在外來客最多的里約市,來自阿根廷的有七萬七千人,來自智利的有四萬五千人,來自哥倫比亞的有三萬一千人。美國人有二萬四千人,法國人有一萬六千人,英國和德國各有一萬人。當時各種報導都指出,從南美洲國家來的人大多數都睡在海灘、拖車和公共場所。他們的消費其實非常少。所以說,巴西的特殊地理位置或許招來了很多外國人,但賺進的外匯其實並不多。

無論如何,光看兩個年度的觀光客人數增減是看不出什麼來的,因為還有許多因素要考慮。例如說,大多數奧運主辦國都處於經濟發展和觀光業成長階段,所以光是看到主辦奧運當年的觀光客人數增長是沒有意義的。

又例如說,如果在舉辦世界盃之前,觀光客人數每年成長四個百分點,而辦完世界盃之後,觀光客人數每年成長二個百分點,那你也很難說主辦世界盃對觀光業真的有幫助,雖然觀光客人數確實每年都增加了。 國際經濟和政治因素也會起作用。所以主辦奧運或世界盃絕對不會自動為觀光業加分。對觀光業的長期效應也絕不像主辦單位的公關宣傳那樣美好,在下一章我們就會看到。

作者安德魯‧辛巴里斯為哈佛大學博士、《運動經濟學刊》(Journal of Sports Economics)編輯委員,專攻運動經濟學與公共政策。本文摘錄自《奧運的詛咒:奧運、世足等大型運動賽會背後的經濟豪賭》




14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