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岐原

一個月花不到80就能看Netflix,為什麼這麼多人還是選楓林網?

更新日期:4月 29

歡迎你用APPLE PODCAST, SOUNDCLOUDSPOTIFY收聽這一集PODCAST!如果想聽我介紹什麼議題,記得在APPLE PODCAST留言並且打五顆星評分!告訴我你的意見!


當平台爭相以獨家內容拉攏訂戶,固然有越來越多人願意付費,但「叛逃」成本太高,恐將成為訂戶私下繼續支持盜版的重要理由;而且今年北美民眾荷包嚴重吃緊,各大平台的續訂機率也將成疑。


4月8日,全台流量最大的追劇平台「楓林網」遭查禁,原本陳列上百部盜版電影與影集的平台,如今點進網頁,只剩下斗大紅字「本網站已遭到查禁」。

過去,楓林網每月流量超過3千萬次,單月廣告收入就高達2百萬元,一夕之間創辦人被移送法辦,網頁全面關閉,各地愛用者不剩唏噓;殺雞儆猴的效應更是顯著,事件導致其他盜版影音平台如:小鴨影音、劇迷Gimy TV等,紛紛自行關閉網站避風頭。

資策會數據顯示,我國盜版影音對影音產業造成損失高達283億新台幣;在盜版平台紛紛歇業後,愛奇藝表示,在楓林網被抄家的隔一天,非會員進站就大漲約50%,可以看出盜版平台銷聲匿跡,對正版串流平台效果非常正面。


盜版大戶楓林網遭刑事局「剿滅」,一夕間震撼盜版業界(圖/ 楓林網)

一起看螢幕 WFH讓平台流量暴增

自從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在家工作成了全世界上班族的新常態,WFH意味著我們有更多時間和不必上班上課的家人相處,除了工作腳步放慢,大家共同休閒(或者打發孩子精力)的方法,往往是看螢幕。華爾街日報一則長篇調查就顯示,美國民眾使用串流平台的時間,在疫情期間出現爆炸性增長:2019年11月,2千位美國受訪者平均每月花30美元訂閱串流平台,到了2020年3月,這個數字一口氣增加到37美元,增幅達23%!(別忘了,今年第一季美國GDP成長率肯定是負數,所以這個數字非常驚人。)

以迪士尼推出的Disney+為例,推出不到半年已經吸引全球逾5千萬用戶訂閱,但該公司原來只預期至2024年前,要吸引6千至9千萬付費用戶,迪士尼內容固然橫掃全球、老少咸宜,但這次疫情顯然也為他們帶來極為可觀的助力。

HBO在疫情期間,將重點宣傳兒童節目,鎖定家有停課小孩的家庭用戶(圖/ HBO)

盜版魅力,竟來自正版圈地為王?

其實,看過盜版影片的人應該都知道,雖然可以享受免費服務,但廣告不時跳出來,常常正看到精采處,就硬生生地被廣告打斷。除此之外,影片品質更是難以保證,卻又沒得抱怨,誰叫你看盜版?

既然如此,觀眾為什麼還要忍受種種不便,不願意花一點點月費,享受更高品質的影片呢?以影音串流平台普及率最高的Netflix為例,月費只要390元,至多可同時與4人一起使用,也就是說平分下來,每人每月支付費用甚至不到100塊,難道大家真的不願意多花100塊支持正版,享受不中斷的高畫質影片嗎?

除了免費,盜版平台的魅力還顯現在「時效性」與「多元性」上:大部分的院線片通過正規管道上線平台,至少要半年時間。不過在盜版平台上,往往電影才一下檔就能看到了,對於追求「速度」,想觀看院線片的民眾,吸引力很高。

屍戰朝鮮是Netflix招牌影集,第三季全智賢將加入陣容。(圖/ 維基百科)

除此之外,付費平台林立,反而更加突顯盜版影片的「多元性」。的確,知名影音串流平台如Netflix、Amazon Prime、Disney+和HBO go已經吸引了上億用戶付費觀看,各自為了與競爭者區隔,都會特別強調品牌自製內容,以及選片的特色。不過,反過來想,這種競相築起高牆的行動,同時也限制了民眾的選擇:畢竟,訂戶永遠不可能只用單一平台享受到所有影片。

許多時候,觀眾已經訂閱一、兩個影音平台,想看的那部劇卻正好在沒付費的平台上,這時候,認真追劇者往往會轉向包山包海、幾乎各種影片類型都有的盜版平台。VICE這篇報導就引述研究指出,如果平台更加強調獨家內容、讓用戶必須更加選邊站,傾向使用盜版影像的消費者比率,會從本來承認「經常」或「偶爾」看盜版的18%、遽增為37%!重點是,有多達67%受訪者認為,自己花太多錢在電視內容上,也有48%受訪者認為,使用多個付費串流平台的最大問題,就是付太多錢。

換言之,各家串流平台個別將彼此視為最大競爭者,拼命用獨家內容打造「護城河」,的確讓越來越多人加入自家陣營,但用戶單付一家費用、不可能解決每次視聽需求,無形中,這也讓它們的共同對手-盜版平台,漁翁得利。

串流平台互相競爭  片源愈來愈分裂

用戶的心聲如此,平台有沒有聽到呢?答案是:當然沒有!

隨著Netflix打下了豐碩戰果,公司甚至因此成為世界級熱門股,串流平台愈來愈興盛,上線品牌也愈來愈多,後來Amazon Prime、Apple TV,甚至是近期Disney+等等,都讓平台間互相競爭的狀況愈趨激烈;以歐美非常流行、已拍攝九季的影集The Office為例,該影集原本一直都在Netflix上播出,製作單位卻公告,2021年該影集將要回到自家公司即將推出的串流平台NBC Universal上,引起不少訂閱戶不滿。

到底這種「劃地為王」遊戲能玩到什麼時候?觀眾愈來愈願意付費,但娛樂開銷不可能無止境擴張,他們願意容忍的底線到底是多少錢?目前還沒有答案,不過,相信很快會有:隨著美國過去四周,新增申領失業救濟人口多達約2千萬來看,2020年美國民眾的手頭肯定很緊,如此一來,北美消費者的付費意願勢必較以往更加緊縮。

由於各大串流平台幾乎都以北美洲用戶為主要市場,現在各大正版電影商要煩惱的已經不是楓林網等盜版業者,反而是續訂率可能銳減的衝擊。容筆者再提醒一次,今年第一季美國GDP肯定是負數,那麼Netflix, Amazon Prime,Apple TV和Disney+接下來又怎能期待用戶數量節節高升呢?(風傳媒)

  • LinkedIn - Black Circle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2019 周岐原. Designed by Wix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