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周岐原

美國會繼續升息嗎?美元匯率會繼續升值嗎?聯準會主席演講全文中文翻譯

已更新:2023年9月15日



早安。在去年傑克遜霍爾研討會上,我發表了一個簡要、直接的訊息。今年我的演講會稍長一些,但訊息一樣。將通膨率降至我們的2%目標是聯準會的職責,我們將實現這個目標。

過去一年,我們已經大幅收縮了政策。雖然通膨率已從高點下滑,是個令人歡迎的進展,但它仍然偏高。如果適當,我們準備進一步提高利率,並打算將政策維持在限制性水準,直到我們確信通膨率正在可持續地朝著我們的目標下降。

今天,我將回顧我們截至目前的進展,探討展望,以及我們在追求雙重目標時面對的不確定性。最後,我將總結這對政策的意義。有鑑於我們已經取得充分進展,在即將到來的會議上,我們有能力在評估即將到來的數據和不斷變化的展望與風險時謹慎行事。

持續高通膨現象最初是由於極強的需求和受疫情限制的供應之間碰撞所導致。到了2022年3月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提高政策利率時,情勢已很清楚,降低通膨率將取決於解除前所未有的疫情相關供應和需求扭曲,以及我們對貨幣政策的收緊,而且緊縮將減緩總需求成長,讓供應有時間迎頭趕上。雖然這兩股力量現在正共同努力降低通膨,即使最近的數據更為有利,但過程仍將很長。


俄烏戰爭影響全球通膨

以12個月基礎,美國的核心PCE通膨率在2022年6月達到7%高點,並在截至7月時下降至3.3%,其軌跡大致符合全球趨勢。從2022年初以來,俄烏戰爭對全球的核心通膨率變化產生了主要影響。

整體通膨是家庭和企業最直接經歷的,所以這種下降是個非常好的消息。但食品和能源價格受全球因素影響,這些因素仍然不穩定,可能會造成對通膨走向的誤導性信號。

在我剩下的評論中,我將專注於核心PCE通膨,它的組成不包括食品和能源成分。按照12個月基礎,核心PCE通膨在2022年2月達到5.4%高點,然後逐漸下降至7月的4.3%。

6月和7月核心通膨的月數據較低是可喜的,但兩個月的良好數據只是開始建立信心,通膨率正在持續朝我們的目標下降。我們還不能確定這些較低數據將持續多久,或者在未來幾個季度內基礎通膨將穩定落在何種水準。


核心PCE指數是觀察通膨變化風向

12個月核心通膨仍然居高不下,還有相當大的空間要努力,以達到價格穩定。為了解可能推動進一步進展的因素,有必要分別考察核心PCE通膨的三個廣泛組成部分。

商品通膨、住房服務通膨和其他所有服務的通膨,有時稱為非住房服務。核心商品通膨已經大幅下降,特別是耐用品,因較為緊縮的貨幣政策和供需失衡的緩慢解除都在使其下降。

汽車部門提供了很好的示範。在疫情爆發早期,受到低利率、政府補貼、對實體服務支出減少,以及對不使用公共交通和遠離城市居住的偏好轉變等因素刺激,汽車需求急劇增加。
但由於半導體短缺,汽車供應減少。汽車價格飆升,並出現了大量等待交車的延遲訂單。隨著疫情及其影響減退,生產和庫存增加,供應情況有所改善。
同時,較高的利率對需求造成了壓力。自去年初以來,汽車貸款利率幾乎翻了一倍,客戶反映高利率對財務負擔能力的影響。總體而言,由於這些供需因素綜合影響,汽車通膨率已大幅下降。

核心商品通膨的整體情況也呈現出類似動態。受這些因素影響,貨幣緊縮的效果將隨著時間推移更加明顯。過去兩個月,核心商品價格有所下降,但按照12個月基礎,核心商品通膨率仍遠高於疫情前。

(我們)需要實施限制性貨幣政策來實現這一進展。在高度受利率影響的住房領域,貨幣政策的影響很快就在(升息)啟動後變得顯著。2022年期間,抵押貸款利率翻了一倍,導致住房開工和銷售下降,房價成長急劇下滑。


升息強烈影響買房意願,美國房價成長下滑

市場租金成長很快見頂,然後穩步下降。在指數監測範圍內的住房服務通膨落後於這些變化,這是典型情況,但最近已經開始下降。這個通膨指標反映了所有房客支付的租金,以及可能從自住房屋中獲得的等價租金的估計值。

由於租約轉換速度緩慢,市場租金成長下降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反映在整體通膨指標中。市場租金成長放緩是直到最近才開始顯示在該指標中。過去大約一年裡,新租約的租金成長放緩可視為在預期範圍內,它並將在未來一年內影響測量的住房服務通膨。

展望未來,如果市場租金成長趨近疫情前水準,住房服務通膨應該也會降至疫情前水準。我們將繼續密切關注市場租金數據,以了解對住房服務通膨的上行和下行風險的信號。

最後一個類別,非住房服務,占據了核心PCE指數一半以上,包括了廣泛的服務,例如醫療保健、餐飲服務、交通和住宿等。這個領域的12個月通膨率自從啟動以來一直呈現橫向走勢。

然而,在過去3個月和6個月內測量的通膨率已經下降,這是令人振奮的。迄今為止,非住房服務通膨率略微下降,部分原因是當中許多服務項目受全球供應鏈瓶頸的影響程度較小,而且一般認為,相較於住房或耐用品等其他行業,這些服務對利率(變動)的敏感性較低。

這些服務的生產也相對較為勞動密集,勞動市場仍然緊張。考慮到這個行業的規模,進一步在這個領域取得進展將是恢復價格穩定的關鍵。隨著時間推移,限制性貨幣政策將有助於將總供應和總需求平衡得更好,減少這個關鍵行業的通膨壓力。

然後是展望,盡管解除疫情相關的扭曲將繼續對通膨率產生一些下行壓力,但限制性貨幣政策角色可能越來越重要。將通膨率持續降至2%以下,預計將需要一段低於趨勢的經濟成長期,以及勞動市場狀況的某些軟化(編按:我認為這是指失業數據上升)。

限制性貨幣政策已經收緊了金融條件,支持著(經濟)成長低於趨勢的預期。自去年研討會以來,兩年期實質收益率上升了約250個基點,長期實質收益率也提高了近150個基點。

除了利率變化之外,銀行貸款標準也已收緊,貸款成長急劇放緩。這種對廣泛金融環境的收緊通常會導致經濟活動成長放緩,在本周期也有相應證據。

例如,工業生產增速已經放緩,住宅投資支出在過去5季中都有所下降。但我們正在關注,經濟可能未如預期那樣降溫的跡象。

今年以來,GDP成長超出預期並高於長期趨勢。近期消費支出數據尤其強勁。此外,在過去18個月急劇減速之後,住房領域正在展現重新回升的跡象。

如果進一步證據表明經濟成長持續高於趨勢,這可能會對通膨(降溫)進展構成風險,並可能需要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勞動市場的再平衡在過去一年繼續進行,但仍然不完全。

受到25至54歲工人參與度增強,和移民水準回升至疫情前水準的推動,勞動力供應有所改善。事實上,女性在其最佳工作年齡段的勞動力參與率,在6月達到了歷史最高水準。

勞動力需求也有所趨緩。職位空缺仍然很多,但有下降趨勢。薪資就業成長已經明顯放緩。過去6個月的總工作時數基本持平,平均工作周數已下降至疫情前的較低位置,反映勞動市場狀況逐漸恢復正常。這種再平衡已經減緩了薪資壓力。各種指標的薪資成長繼續放緩,盡管是逐漸的。雖然名義薪資成長最終必須放緩至與2%通膨一致的速度,但對家庭來說,重要的是實質薪資成長。即使名義薪資成長已放緩,由於通膨下降,實際薪資成長正在增加。我們預計這種勞動市場的再平衡將繼續進行。如果勞動市場短缺程度不再放鬆,也可能需要貨幣政策的回應。


繼續設定通膨政策門檻為2%

展望未來路徑。2%將是我們的通膨目標,並將繼續保持。我們致力於實現和維持一個足夠限制性的貨幣政策立場,以使通膨率隨著時間降至該水準。

當然,即刻知道何時達到這種立場有挑戰性。所有緊縮周期都面臨共同挑戰。例如,實質利率現在是正值,遠高於主流估計的中性政策利率。我們認為目前的政策立場是有限制性,對經濟活動、就業和通膨產生下行壓力。但我們無法確定中性利率是多少,因此對於貨幣政策收緊的確切程度總是存在不確定性。這種評估進一步受到不確定性影響,即貨幣收緊對經濟活動,尤其是通膨的影響滯後的時間長度不確定。

自從1年前的研討會以來,委員會已將政策利率上調了300個基點,其中,過去7個月內上調了100個基點。我們還大幅減少了我們的證券持有量。對於這些滯後的廣泛估計表明,可能還存在顯著的進一步阻力。

除了這些傳統的政策不確定性來源外,本周期特有的供需失衡進一步複雜化,通過其對通膨和勞動力市場動態的影響。例如,到目前為止,職位空缺已大幅下降,而失業率卻未上升,這是一個廣受歡迎但在歷史上頗不尋常的結果,似乎反映出勞動力的大量過度需求。此外,有證據表明,通膨已對勞動力市場緊張程度的反應,比近幾十年的情況更加敏感。這些變化中的動態可能會持續或不持續,而這種不確定性凸顯了制定政策時需要靈活。

這些新的和舊的不確定性,都使我們在平衡貨幣政策過於緊縮的風險,與過於寬鬆的風險之間的任務變得複雜。做得太少,可能會讓超過目標的通膨變得根深蒂固,最終需要貨幣政策以高昂的就業為代價,從經濟中去除更持久的通膨。
做得太多,也可能對經濟造成不必要損害。通常情況下,我們是在多雲的天空下觀測導航。在這種情況下,風險管理考慮至關重要。

在即將舉行的會議上,我們將根據全部數據、不斷變化的前景和風險來評估我們的進展。根據這一評估,我們將在決定是否進一步緊縮貨幣政策或者保持政策利率穩定,並等待更多數據時謹慎行事。

恢復價格穩定,對於實現我們雙重使命的兩方面都是必不可少的。我們需要價格穩定來實現持續的強勁勞動力市場條件,使所有人受益。我們會堅持不懈,直到任務完成為止。(根據聯準會主席Jerome Powell於Jackson Hole年會演講全文翻譯,譯者:周岐原)

圖片來源:Kansas Fed Instagram

תגובות


bottom of page